言情閣 > 金鱗 > 第809章 天風谷

第809章 天風谷

一秒記住【筆♂趣÷樂 m.ovntlaser.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蒼茫群山之間,突兀地出現了一片寸草不生的山林,和四周圍的蒼翠對比,如同一片難看的疥癬,走近了細看,這“疥癬”的面積還不小,長、寬皆超過了千里,灰黑色的嶙峋山石,陡峭入云的山峰,一座座山峰之間遍布深溝巨塹。

    從云端俯瞰,這些深溝巨塹如刀削斧劈,四周的山峰也是奇形怪狀,有山峰似乎被刀斧劈斬過,有山峰的中部破出一個個拳形大洞,這里仿佛是一座上古戰場。

    而在空中,狂風肆虐,空間陣陣扭曲變幻,一個個空間漩渦時隱時現,一道道空間波紋在空中漣漪般向著四周擴散。

    這里是冀州、北州、霜州三州交界之地,修行界赫赫有名的兇地之一天風谷。

    據傳,這片區域的空中有一道道致命的空間裂縫,空間裂縫中時常會吹出颶風,颶風肆虐時,會卷走大批的死物或活物,沒人知道這颶風會在什么時候出現,會吹向何方,而據說被卷入颶風之中的修士,活命的機率很小。

    也有人說,這一道道空間裂縫中,有多條相對穩固的空間通道,可以通往一處獨立的須彌空間,這須彌空間和軒轅大陸平行交疊存在,面積之大不遜于軒轅大陸,這處獨立空間似乎是從仙界跌落的碎片,內中有強大的妖獸、魔獸出沒,也有仙宮、魔宮的殘垣斷壁。

    千年之前,時常有實力強大的妖獸、魔獸從空間裂縫中沖出,進入軒轅大陸作亂,也會有人族各大宗門強者尋找到能夠通行的空間裂縫,進入這片須彌空間之中尋寶,據說有人收獲巨大,而在某一次妖魔作亂之后,也不知道是哪一位先賢大能,施展神通借助法陣之力,封印了這處空間。

    自此之后,少有妖魔從天風谷走出,卻也少有修士能找得到那處空間通道的具體位置。

    空間裂縫能吞噬人畜活物,颶風危險,空間通道難找,最近數百年來,各大宗門勢力已經很少有人靠近天風谷。

    此刻,一艘樣式古怪的飛舟,從遠及近,輕靈迅捷地靠近了天風谷,隨后,緩緩放慢了速度。

    這飛舟通體銀白,形如展翅巨鷹,不見鷹爪,鷹首、鷹翼位置呈多邊菱形,邊緣鋒銳如刀,閃著寒光。

    靠近天風谷后,原本是全封閉狀態的飛舟,上半部分的一塊塊甲板突然間升起,折疊,現出了飛舟內部構造,從飛舟前端到后端,從左翼到右翼,有多排亮銀色金屬座椅,呈“十字”排列,而在飛舟中心位置,一座法陣靈光四射,飛舟的動力來自這座法陣,而支撐法陣運轉的,赫然是一塊塊拳頭般大小的上品靈石。

    在這個世界,上品靈石乃珍貴稀有之物,平日里,金星修士也不舍得拿來修煉,更不會把其用來駕馭飛舟使用,而這座法陣之上,足足鑲嵌了十二塊這般大小的上品靈石,有這充沛的動力,飛舟速度驚人。

    座椅之上,此刻端坐了十九名修士。

    待到飛舟在空中停穩,眾修先后站起了身來,而隨著眾修起身,一張張座椅如有靈性一般,竟是自行縮入了飛舟甲板下的底艙之中不見。

    這飛舟,乃是赤血城秘密打造的最新型的五艘金階戰艦之一,李魚設計,模式化煉制組件,祁道善、烏歡兩名金星長老親自操刀完成最后一步的煉制。

    仔細打量著飛舟平整的甲板,趙炬、楚展等霸刀門眾修和太松真人、管青崖、韋金龍等人一個個神色各異,有羨慕,有嫉妒,有感慨,這座椅,坐起來很舒服,而這艘金階戰艦的遁速也足夠快,這還只是用了法陣之力,若眾修施展法力輔助法陣,戰艦的速度恐怕還會倍增。

    這幾年,霸刀門同樣仿制了戰艦,甚至和擅長煉器的玄兵宗聯手煉制出了金階戰艦,結果卻發現,自己煉制的金階戰艦和這艘全新造型的戰艦根本無法相比,遁速、造型、功能性、舒適性、攻擊性,大大不如,直接就是傻大黑粗,至于堅固,未必能勝過眼前的這艘,從外面看去,這戰艦并不厚重,可從內里去看,前后左右一處處甲板用料扎實,若對撞,這艘戰艦恐怕更勝一籌。

    這艘戰艦因為多了一對翅翼,攻擊位置和攻擊武器的分布更合理,而有了這能夠把身軀牢牢固定的座椅,眾修在遇到颶風或者對撞時,就不用擔心會在戰艦內部飛來飛去地互相撞擊,長途行路時甚至可以坐在座椅之上打坐和休憩,省得席地而坐。

    太松真人、管青崖二人心中除了羨慕嫉妒,還有幾分小小的絕望,赤血城已經把霸州各大宗門遠遠拋在了身后,別說去超越,追都追不上。

    這些年,赤血城的飛速增長讓霸州各大宗門感受到了極大的壓迫感,正因如此,二人才會在趙炬出面邀請時,答應了此次之行,霸州若不努力,今后只能給青州當當小弟,

    霸州眾修在感慨這艘戰艦之不一般,李魚則在感慨趙炬夠狠,霸州如今只有五名金星強者,趙炬全部給拉了過來,也不知道想報仇的心思太強烈,還是擔心那只魔頭的實力太強,生怕自己和楚展萬一出了意外,霸刀門無法在霸州站穩腳根,估計這兩種心思皆有。

    一行十九人,并非是在霸州聚在了一起,而是提前約定了在冀州相聚,霸刀門和玄兵宗走在了一路,劍谷和青崖丹閣走在了一路,李魚三人一路,一個多時辰前,四支力量在約定地點匯合,齊聚在了這艘戰艦之上。

    趙炬的目光并沒有在縮進戰艦底艙的座椅上過多停留,也沒有過多感慨戰艦的先進性,對他來說,赤血城有的,臉皮厚一些,他也可以有。

    目光打量著天際頭扭曲變幻的虛空,打量著一處處空間漩渦之內一道道亮白色的時隱時現的空間裂縫,隨后,抬頭望了望高懸在天際頭的驕陽。

    正值秋日,秋高氣爽,微風輕吹,已近正午,陽光卻不見有多么毒辣。

    靈覺放開,掃過方圓數千里,附近的連綿群山中,有妖獸出沒,卻未見有高階妖獸,未發現有妖獸沖此處窺伺,此處乃險地,平日里少有妖獸出沒。

    抬手從空間手鐲中取出一桿桿陣旗祭出了出去,不多時,一座靈光繚繞的法陣出現在了空中,而受法陣影響,扭曲的虛空安穩了許多,一個個空間漩渦或崩潰,或消失,一道道空間裂縫竟是被法陣之力硬生生逼離了原本位置,半個小時后,空中僅剩下了十余個緩緩顫動的空間漩渦。

    眾修默默地看著趙炬施法,而趙炬則一次次抬頭望天,觀望著驕陽的位置。

    直到正午時分,趙炬突然身影一晃,離開了飛舟,凌空而立,抬手掐訣,十指如飛,沖著一處空間漩渦所在的位置擊出一道道法決,那處空間漩渦頓時旋轉的越來越快,一股強大的吸力從中透出。

    “就是此刻!”

    趙炬突然低喝一聲,一側的趙彬手一揚,一顆滴溜溜旋轉的圓珠高高飛起,沖著空間漩渦而去,淡金色的圓珠之上驟然迸射出四色光華,體積暴漲,眨眼間,直徑已有數尺大小。

    一道道符文迅速在空間漩渦之中生出,漩渦中心處,那道扭曲變幻的空間裂縫陡然漲大了幾分,空間漩渦中透出的吸力同步大漲,嗡的一聲輕響,圓珠沒入空間裂縫之中不見。

    趙彬接連祭出第二顆、第三顆、第四顆圓珠……直到祭出第七顆圓珠,空間漩渦內的空間裂縫終于是徹底穩定了下來,不再扭曲顫動,放眼望去,這空間裂縫開出的口子直徑已有丈許,猶如一條筆直通道,通道兩側,道道符文閃爍。

    當年封印這天風谷險地,阻止這處須彌空間中的大妖巨魔沖入軒轅大陸為禍的,正是霸刀門老祖,而這位霸刀門老祖特意留下了這條相對穩固的空間通道,為霸刀門后代子孫留了一處狩獵場,只可惜,趙炬上次帶著趙家眾修去獰獵時出了意外,獵物太強,損兵折將。

    李魚放開靈覺掃過空間通道,能清晰地察覺到通道另一側的大片陸地,察覺到通道一側有生靈正在沖著通道處快速靠近。

    太松真人、管青崖等人同樣是一個個放開靈覺查探。

    “可以進入了,楚展,你第一個!”

    趙炬目光望向了楚展。

    楚展點了點頭,身影騰空而起,心中有幾分緊張,卻也只能硬著頭皮奔空間通道而去,法力催動間,一個護身光罩護在了身周。

    接近通道,已有強大的空間威壓襲來,進入空間通道之時,空間威壓更加強大,體內骨骼一陣爆鳴,肩頭如同壓上了巨山,往前行進之時,雙腿如同灌了鉛一般覺得……還好,通道穩固,一步步順利通過,踏入另一界之后,身周空間驟然一松,楚展心中同樣是松了一口氣,警惕地左右四望,麻利地祭出一口斬山刀。

    趙彬第二個踏入通道,順利通過。

    看到此幕,眾修紛紛松了一口氣,一個個魚貫而入。

    趙炬最后一個踏入,心隨意動,空間通道一側的法陣崩散,一桿桿陣旗飛起,涌入通道。

    在眾修的目光注視下,片刻后,空間通道消失,再次化作了一道空間裂縫,一個巨大的空間漩渦緩緩生出,四周的虛空陣陣扭曲,而遠處,有一群狼妖感受到了此處的空間波動,飛奔而來,為首的狼妖,赫然是一只四級妖獸。

    ( = )
太子彩票计划群 昌图县| 资中县| 寻甸| 文昌市| 正定县| 马公市| 乌海市| 樟树市| 泗水县| 莒南县| 简阳市| 敖汉旗| 永丰县| 五原县| 历史| 鹤山市| 库伦旗| 瓦房店市| 漳平市| 福建省| 神农架林区| 成都市| 遂平县| 远安县| 渑池县| 武夷山市| 五家渠市| 冷水江市| 常州市| 湄潭县| 抚顺县| 乐昌市| 苏尼特右旗| 大竹县| 湄潭县| 双牌县| 丰镇市| 抚远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