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閣 > 妃傾天下:王爺請自重 > 第791章 姑娘的臉只為情郎紅

第791章 姑娘的臉只為情郎紅

一秒記住【筆♂趣÷樂 m.ovntlaser.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第791章  姑娘的臉只為情郎紅

    說話間,林婉月已經從內室走了出來。

    今日的林婉月,明顯是特意裝扮一番的,一身碧綠碎花散霧百褶裙,鬢間長發用淬了紅寶石的珊瑚發簪挽著,顯得溫婉中不失嬌俏,臉上薄施粉黛,鬢上不自覺的浮起兩抹緋紅,為整個妝容添色不少。

    林繪錦唇角勾著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腦海中突然想起了一句很有名的話。

    從前沒有胭脂,姑娘的臉只為情郎紅,林婉月這般,的確很好看。

    “姐姐……”

    見到林繪錦也端坐在大堂上,林婉月的臉越發的紅了,有些局促的低下頭,不敢去看林繪錦的眼睛。

    人的思維模式是固有的,總是會在下意識的時候形成習慣。

    哪怕林繪錦已經說了她并不喜歡南宮冽,也和南宮冽沒有任何的關系,可是南宮冽卻喜歡了林繪錦那么多年,并且連皇上也曾屬意讓南宮冽迎娶林繪錦,所以祈天國的百姓總會不自覺的將這兩人聯系在一起。

    若沒有當初林繪錦私嫁南宮軒的事情,怕提起這兩個人,其他的百姓便總會用林繪錦的南宮冽和南宮冽的林繪錦來形容她們彼此了。

    林婉月也覺得自己好像是在和姐姐搶丈夫一般。

    林繪錦起身拍了拍林婉月的肩膀:“好了,不要再不好意思了,話姐姐都說的很明白了,你想做什么便放心大膽的去做吧,只要快樂開心就好!”

    能讓南宮冽快樂開心,也算是解決了自己的心病,變相的在幫林繪錦的忙了。

    林繪錦可沒有半點的不開心和吃味兒,只覺得樂得輕松。

    “大姐,二姐,你們又要出門嗎!”

    林婉然從后院過來的時候,便看見林繪錦和林婉月都梳妝打扮好了的坐在大堂,旁邊還站著不離,當下心中一喜,忙不迭的湊上前來:“今天咱們去哪玩啊?”

    “玩什么?”

    她的年紀最小,對于感情也是來的遲緩。

    不曉得林繪錦和林婉月之間的變故,只是很開心南宮冽能花那么多心思去討好她們。

    畢竟是祈天國的戰神,百姓們心中的信仰,如此放下身段同她們在一起游玩,便是說出來也是分外的有面子的!今日林婉然在京城貴女圈中也算是有頭有臉的一次,這多虧了邪王殿下的福氣。

    可不想林婉然話還未說完呢,便被林繪錦給拉了回去:“今天可沒什么好玩的呢,我給你布置的任務你都完成了嗎?”

    “啊……”

    “任務……”

    一聽到林繪錦這么說,林婉然臉上的笑意消失不見,整個表情都垮了下來,耷拉著臉:“姐,我不做行不行?”

    林繪錦讓林婉然玩鬧歸玩鬧,可是卻給她請了專門的老師入府教導她的琴棋書畫和女紅,一想起那軟綿綿的繡線還有那又小又細的繡花針就覺得頭疼的不行,可是大姐平時對自己很是寬厚,但是這件事情上卻沒有半點商量余地。

    果然,在林婉然期待的眼神下,林繪錦莞爾笑道:“你猜呢?”

    林繪錦是現代女性,腦子里自然是沒什么男尊女卑的觀念的,對于林婉然的教導也不似其他人家那般嚴格,可是林婉然畢竟是身處在這個世道的,一些基本的生存本事,還是要會,否則她按照現代的新女性思維去教導,最后只會讓林婉然和這個世界格格不入,反倒是好心做壞事,最后卻害了林婉然一生。

    另外,讓林婉然學習繡花還有琴棋書畫等等,到底是讓她學會沉斂著性格,后宅兇險,沒有保命防身的心機是沒有辦法活下去的,太單純了也不好。

    “我知道了。”

    “我回去就是了。”

    林婉然哭喪著臉:“不就是繡花嗎!”

    “我不信我還繡不好了!”

    林婉然義憤填膺的回去了自己的院子,林繪錦嫣然笑著的看著林婉月:“婉月,快去吧。”

    “不過要記得早點回來!”

    林婉月局促的笑著點頭,林繪錦便轉身不再看她,沒有半點留戀。

    不離清秀的臉上,一雙眸子目光清澈,笑盈盈的對著林婉月拱手:“二小姐,您請吧!”

    雖然這大小姐突然變成了二小姐,但是到底還是幫王爺追妻,并且明顯,后一個可是比前一個要好應付的多了:“王爺在揚音閣包了個雅間,待會兒二小姐您去了之后喜歡看什么戲便點什么戲,揚音閣不僅是京城最有名的班子,并且里面的茶水糕點也是很不錯的,二小姐喜歡的話,我們王爺說了,便經常帶二小姐過去……”

    不離同林婉月離開。

    林繪錦便到了自己的房間開始江河的裝扮。

    金燦燦的朝暉漸漸染紅了東方的天際,燦爛的云霞亦被染成了一片緋紅,太陽暖暖的站在大地上。

    一道清瘦的身影也緩緩打開了藥鋪的大門,有條不紊的替排隊等候的病人診治,辛設早先便已經將藥鋪內堂打掃整理干凈,等待著江河的到來。

    林繪錦黝黑的臉上帶著標志性的笑意,眼神躲閃的打趣:“說來也是奇怪,瞧著你是個讀書人,可是卻不曾拿過半本書來鉆心研讀,你這樣,可是要落選了該怎么好?”

    辛設笑得儒雅:“三年寒窗苦讀,書本上的知識該學的,該會的也都會了,科考在即,便是臨陣抱佛腳怕也是來不及了,與其讓自己整日處在擔驚受怕的緊張心態上,倒不如做點自己喜歡做的事情,放松心情,說不定到時候會發揮的更好呢!”

    “也對!”

    林繪錦若有所思的點頭,唇角更是勾起一抹輕笑:“況且,我也是相信你的水準的,便是你不看,也會考過。”

    云辭是何等的人物,能以一人之力在戰火不斷的遼城殺出一條血路出來,又何況……是小小的科舉考試呢。

    再者說,會不會去參加科考,還是個未知數,不過是個由頭和借口罷了。

    林繪錦隱去眼角的濕意,心中卻是在沉思著,該怎么樣做,才能最后來打消云辭心中的防備和芥蒂,讓他肯接受自己的醫治,還有……接受了醫治之后,林繪錦又該怎么樣去做,才能讓云辭重新喜歡她。
太子彩票计划群 堆龙德庆县| 连南| 砚山县| 北京市| 武清区| 福海县| 庆元县| 周口市| 江都市| 万安县| 洱源县| 石泉县| 凯里市| 肃北| 潼关县| 长治县| 修水县| 犍为县| 双城市| 江口县| 海门市| 台江县| 光山县| 梅州市| 印江| 元阳县| 聂拉木县| 墨竹工卡县| 梓潼县| 宝丰县| 涟源市| 离岛区| 龙门县| 长乐市| 科技| 井研县| 石狮市| 分宜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