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閣 > 出閨閣記 > 第693章 楊柳依依

第693章 楊柳依依

一秒記住【筆♂趣÷樂 m.ovntlaser.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陳瀅凝視著陳涵,安靜地不出聲。

    陳涵淡淡一笑:“看我爹那意思,他是鐵了心要把這事兒給做成的。何時侯府分了家,何時那妾室必得抬了良妾。聽說那妾室人美心善,又燒得一手好菜,時常親自洗手做羹湯,我爹在信里直是贊不絕口。”

    極平靜的語氣,如述他人之事。

    陳瀅忖了忖,道:“依大楚律,陳二老爺這般官職和年紀,若要抬良妾,可能還要再等幾年。”

    這倒并非安慰,而是事實如此。

    只是,就算再等幾年,這妾室失了寵,又焉知沒有別的妾室上位?

    這道理陳瀅懂,陳涵更懂。

    她笑了笑,探手接住一朵飄落的杏花,細細端詳掌心落英,神情淡靜。

    數息后,她再度開了口,并不曾接陳瀅的話,仍舊顧自往下說。

    “娘這些日子來天天為此懸心。從前娘一心防著蘇姨娘,好容易蘇姨娘走了,這還沒過兩年呢,又來了個新姨娘。也許,我娘這一輩子就這么防了這個、再防那個地過去,也未可知”

    她拋下掌中花瓣,轉首回望。

    楊柳依依、杏花飛舞,正是春時最美的光景。

    然而,她眼底的寒涼,又豈是這絮絮春風暖得回來的?

    “我這話說出來,旁人聽了只怕我是在咒我娘。可我還是得說,我得給我娘留條后路。”陳涵笑著道,眉間卻冷得近乎凌厲:“我離開家,一則是不想這輩子過得跟我娘、跟大姐姐一樣憋憋屈屈地,沒一點兒快意歡喜;二來,我得個自由身,往后不管我娘和我那些姐妹們怎么著,我都能管上一二。”

    她驀地笑了一下,眸底蒼涼,令人心悸。

    “我一早就想清楚了,就憑我這樣子,若是安生嫁人,哪怕高嫁,也高不到哪里去,且嫁到別人家里,就得受人家擺布,就算成親后我還想顧著我娘她們,也得先看婆家的臉色。再者說,這世上也斷沒有出嫁女還管著娘家事兒的道理。”

    陳瀅怔怔地看著她

    原來,陳涵出走的背后,竟還有著這樣一層原因。

    這甚至可能是她此舉最大的動機。

    “可我去了女校就不同了。”陳涵飛快地道,語氣變得輕松,神態亦然:“既然沒了婆家,也就沒有人能管得著我,我想怎么著就怎么著。我想把我娘接過去住,就把她接過去住。我就養她一輩子,那也是我自己的事兒,誰也別想擺臉子給我瞧,我也不受任何人的擺布。”

    她回過頭來,笑盈盈地看著陳瀅:“我都想好了,等掙了錢,就在學校左近買個小院兒,好生布置起來,把家先給安好。反正我自己能掙錢,自個兒能活下去,我怕得誰來?到時候我娘她們若是想來山東,也能有個落腳的地方。”

    言至此,她忽地掩袖,笑彎了一雙眼睛:“啊喲三姐姐,你瞧瞧你板著個臉子,這是給誰看哪?我都快走了,這一走也不知什么時候兒還能再見,你還跟我擺校長的譜兒”

    陳瀅倒被她說得笑了,遂提醒她:“你可別忘了,我才是女校的校長,哪有校長丟下學校不管的?說不定過不了多久我們就又見面了。”

    陳涵立時張大了眼,滿臉好奇:“你成親后不得住去寧夏?你可別哄我,那地理我也學過的,寧夏離著山東遠著呢,你來得了么?”說著又吃吃地笑:“就算你想來,也得你家小侯爺肯才行。”

    “他一定會同意的。”陳瀅淡定地道:“再者說,我又不是囚犯,出門是我的自由。最后,請你記住,我是校長,而你是我管轄下的老師,若我實在去不了山東,我還可以把你調去寧夏分校任教,這樣不也能見面。”

    陳涵傻眼了。

    等咂摸過味兒來,她不憂反喜,眉開眼笑地道:“那敢情好啊,我還想四下走走看看呢,若果然如此,那我要好生多謝校長大人,能教我瞧瞧咱們大楚的壯麗山河。”

    這最后四字,正出自女校語文課本,陳瀅聞言,也自一笑。

    一瞬間,她忽然便覺著,她對這個曾經的四妹妹,又多了幾分了解。而出離了那四四方方的院墻,陳涵變化之大,亦教人不敢相認。

    再敘些別話,陳涵忽似想起什么,掩嘴笑道:“險些忘了告訴你,我離家的那五天,一直就藏在長干里,離著你開的女醫館不過百步之距。”

    陳瀅聞言,倒也未覺吃驚。

    陳涵向她借了百余兩銀子,尋個住處悄悄藏一段時間,自不在話下。

    可再一轉念,她忽又蹙眉,問:“你是說長干里的女醫館么?”

    那地方名聲可不大好,幾乎成了伎子專科醫館,而設在如意胡同的女醫館,名聲就好得多了。只陳涵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偏偏選了前者。

    莫非,還是名聲問題?

    陳涵眨眨眼,笑道:“你這么聰明,想必一下子就猜出來了。”隨后又用力點頭,肯定地道:“噯,就是名聲。那女醫館名聲很不好。我想著,就算被提前找著了,我這名聲也只會更壞。”

    看著她得意的笑臉,不知何故,陳瀅竟覺出一絲心酸。

    為跨出這一步,陳涵這是把每條后路都堵死了,沒留半點余地

    這是何等的決絕?

    這又是何等的勇氣?

    那一刻,陳瀅忽然便覺得,此前一切,都是值得的。

    她不過是點燃了一只燭,在這片漆黑的、伸手不見五指的夜里,那燭光之微弱,幾乎隨時將熄。

    可是,便是憑這一點點的光,竟會有人甘愿拋棄一切,一頭撞進那暗夜里,只以這一點光明為引,決然前行。

    一時間,陳瀅心潮起伏,幾乎無法言語。

    陳涵見狀,卻以為她是嚇住了,忍不得大笑起來。

    東風拂過浩浩江水,少女清脆的笑聲被大風吹著,驚起一片鷗鷺,拍著翅膀,飛向天際。

    陳瀅立在江邊,望向遠處江面。

    客舟已然行遠,那舟上憑欄的少女,兀自揮動著手中的帕子,發絲被風輕拂著,裙角揚起,一如她面上揚起的笑,漸漸融入水天云影之中。
太子彩票计划群 齐齐哈尔市| 江山市| 丰城市| 临潭县| 马公市| 喜德县| 荣成市| 德州市| 亚东县| 永胜县| 道孚县| 贵定县| 博爱县| 石阡县| 柏乡县| 辉南县| 饶平县| 墨脱县| 广宁县| 阿克陶县| 洛浦县| 舟曲县| 岳池县| 招远市| 拉孜县| 黄浦区| 墨江| 东山县| 文登市| 龙门县| 沈阳市| 霞浦县| 花莲县| 乌鲁木齐县| 洪湖市| 霸州市| 抚州市| 通江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