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閣 > 出閨閣記 > 第185章 迷霧重重

第185章 迷霧重重

一秒記住【筆♂趣÷樂 m.ovntlaser.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陳瀅將聲音放低了些,道:“郎將軍特意強調水聲古怪,可見你們對此事印象極深,此其一。其二,你們此次來鬼哭嶺應該是有備而來的,也就是說,你們之中一定有慣于野外尋路的老手。而只要是老手,就一定會順著水源尋找目的地。只要結合這兩點,我便推測出你們很可能是在尋找水源的時候,被這水聲給引入了歧路。”

    無論是搭建營地還是在野外求生,水源都是重中之重。既然康王的別莊就在這片密林中,那么它就一定會建在水源附近,這也是裴恕等人為何一定要找到水聲來處的原因。

    郎廷玉直聽得不住點頭,還想再說些什么,裴恕卻搶先開了口:“進去吧。”

    郎廷玉立時閉上嘴,帶領眾人往林中走去。

    “跟緊我。”葉青的聲音傳來,就在陳瀅身邊。

    陳瀅點了點頭,忽地問道:“你的傷勢可還要緊?”

    這一路葉青始終都沒提過傷勢問題,陳瀅難免有些憂心。

    “還行。”葉青滿不在乎回了一句。

    她的氣色倒是與平常無異,也看不出受傷的樣子,裴家軍的傷藥看來頗具奇效。

    陳瀅一面思忖著,一面踏進了林中。

    也不知是不是錯覺,林間的雨似是比外面不同,落在斗笠上時,會發出濕重的“啪嗒”聲,空氣也粘膩膩的,讓陳瀅想起了前世南方的黃梅天。

    水聲隱約,一時仿佛在東,一時又仿佛在西,根本叫人聽不出遠近。

    “果然古怪。”陳瀅低聲自語地道,旋即抬頭四顧。

    不知何時,林間起了一層薄霧,密集的樹林與大片灌木混雜,兒臂粗的藤蔓橫亙于地面,雜草遍布四周,視線被重重綠蔭遮擋,根本無法及遠。

    她跟著隊伍往前走,越往里走,雨便越是濕重,除了“沙沙”雨聲之外,便只有粗重的呼吸聲以及靴子深陷泥地里的聲音,霧氣似乎比方才更濃了些。

    “早上也是這樣么?”陳瀅問道,將斗笠往上抬了抬,雨水順著邊沿流進后脖領,她覺得衣裳應該已經潮透了。

    葉青沉默地走一旁,知道陳瀅這問題并不是在問她。

    果然,一道醇厚的語聲隨后便響了起來:“也是如此。”

    裴恕回道,轉首往身后看去。

    隊伍走得有些松散,他已經看不見押后的郎廷玉了,不過,對方的聲音倒是自霧中傳了過來,聽著像是在督促落后的人走快些。

    他回身繼續向前,說道:“我們這一回不去管水源了,打算往正北方向走。如果還是不行,就要請三爺幫忙了。”

    他的語氣中難免有幾分揶揄,但陳瀅卻發現,他的神情其實是肅殺的。

    “我可能也幫不上太大的忙。”陳瀅很有自知之明地說道。

    野外探險她并不擅長,并且,這片林子里已經有不少此前留下的痕跡了,比如現在她就看到了一株綁著紅巾的大樹。這便表明,這些地方裴恕他們白天都來過。

    “看見紅巾就轉去別處。”裴恕沉聲說道。

    走過的地方自然不能再走,這也是常識。

    可是,就算換了新的方向,也總是走不多遠就能遇見一棵差不多同樣的樹,有一些上頭劃著刀劍痕跡,有一些則沒有。

    這可不是什么好兆頭。

    這些標記肯定是白天的探險小隊留下的,如今卻又再度出現,那便表明,他們此刻仍舊在圍著某地打轉。

    陳瀅有預感,他們應該很快就會繞回原路。

    半個小時后,她的預感便成了真。

    望著眼前那數棵連在一起綁著紅巾的大樹,郎廷玉拔出佩劍,狠狠往地上一插:“草,這地方真特娘地古怪!”

    他們已經走出了樹林,外面的視野十分清晰,也根本沒起霧。那片濃霧像是被什么無形的東西約束住了,只在林中游移,林子外頭卻是不受影響。

    陳瀅自腰畔拿出水囊,喝了兩口水,隨后行至裴恕面前,指著前方的樹林道:“這林子里空氣很潮濕,我猜可能地底下有水。”

    只有在相對濕度極高的條件下才能形成霧氣,陳瀅的判斷亦是由此而來的。

    裴恕沒說話。

    他也在喝水。

    只是,他喝水的架勢卻比陳瀅豪爽多了,人家根本就不是喝水,而是高舉起水囊直接往嘴里倒,真真讓陳瀅見識到了何謂牛飲。

    等倒完了水,裴恕便拿袖子抹抹嘴,問道:“你瞧出什么來沒有?”

    雖然此前他也抱了些僥幸心理,但心中卻是有數,方才那一趟泰半是要白跑的,畢竟他們早上在林中轉了三回,皆是鎩羽而歸,如今又是白跑一趟,他也就將這當作是讓陳瀅熟悉地形了。

    陳瀅仍舊在看著那片樹林,蹙眉道:“里面能見度太低,此刻又下雨,辨明方向都很困難。”

    言至此,她收回視線,向裴恕提出了建議:“等天晴了再查,想必會好些。”

    “只怕未必。”葉青突然插口說道。

    這句話說得突兀,且又出自一向不喜多言的葉女俠之口,陳瀅頗感意外,裴恕似是也很驚訝,挑眉看著她,問:“何出此言?”

    葉青抬頭望天。

    這似乎是她思考時才會有的舉動。

    望了一會兒天后,她便向裴恕搖搖頭:“說不清楚,猜的。”

    裴恕一臉被噎住了表情。

    陳瀅卻是若有所思,重又將視線轉向前方樹林,忖了片刻后,道:“葉女俠……”

    “葉青。”葉式短語再度出現,示意陳瀅直呼其名。

    陳瀅立時了然,從善如流地道:“葉青,你是不是想要說,這地方像是某種陣法?或者是那種人為設置的障眼法?”

    裴恕面色不動,心卻在往下沉。

    他早就覺得這林子古怪,如果這真是什么人布下的陣法,則一時間怕是難以破解,因為此行他們并沒帶懂奇門遁甲的人,武技高手倒是大把。但武技高手在這樣的迷宮里,也很難起到什么作用。

    裴恕雙目微垂,面色變得冷厲起來。

    若無法查清這別莊的真相,元嘉帝交代下來的任務,便算沒完成,而他力請掛職刑部的目的之一,怕是也要落空。
太子彩票计划群 贡嘎县| 渝中区| 九江县| 遵义市| 两当县| 寻乌县| 万宁市| 康乐县| 太仆寺旗| 叶城县| 望谟县| 苏尼特右旗| 三门峡市| 奉贤区| 杂多县| 深圳市| 灵台县| 布拖县| 瑞金市| 罗江县| 永春县| 潜江市| 广丰县| 阳原县| 井冈山市| 原阳县| 新乡市| 崇左市| 汉寿县| 闽清县| 博乐市| 舞钢市| 黔西| 凤山市| 会同县| 奉贤区| 绿春县| 公主岭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