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閣 > 出閨閣記 > 第072章 有人落水

第072章 有人落水

一秒記住【筆♂趣÷樂 m.ovntlaser.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聞聽此言,陳瀅倒也未予否認,只頷首一笑:“我不是很懂朝堂之事,但分析各方信息我卻挺擅長。哪怕是下人們無意間的對話,或者是哪位夫人太太偶爾露出的口風,只要將這些消息橫向或縱向地比較,再從中拎出重點,就能得到結論。”

    言至此,她面上的笑意加深了些,續道:“阿芝沒說錯,鎮遠侯府那一回,正是因為我將此前得到的消息快速分解,才找到了最適宜的應對之法。而你們此刻所言,坦白說,我沒辦法給出好的建議,只能聽你們說罷了。”

    “朝堂之事最是無趣,阿瀅不懂也好。”王敏蓁笑道。

    王敏芝立時點頭表示贊同,旋即漫聲吟道:“一時東風起,一時西風勁,你盼著我死,我要你的命。”語罷便負手喟嘆:“真搞不懂這些朝廷的大人們在做什么,斗來斗去的,有意思么。”

    聽得此言,王敏蓁立時一記敲頭殺奉上,還附贈了一句警告:“你若再編歪詩,我必稟了嬸嬸,罰你抄三百遍經。”

    一聽要抄經,王敏芝那指點江山的氣勢立時就矮了半截兒,不住口地討饒起來,陳瀅在旁看得直樂。

    便在此時,忽聽遠處傳來了一陣驚呼:“不好啦,有人落水了!”

    王敏芝立時止住話頭,三人各自相視,俱皆神色微凜。

    數息后,王敏蓁方蹙眉低聲道:“還是阿瀅有先見之明,早早遠離是非之地。”

    陳瀅無奈一笑:“我也就這么一說,沒想到還真出了事兒。”

    她對宅斗的所有熱情,已然在上一世消耗殆盡。

    潑茶、落水、下藥,堪稱宅斗界的經典套路,總不能她前世跌過的跟頭,到現在還不知道避開這些坑。

    “咱們且過去瞧瞧吧。”王敏蓁拂袖語道,神情是慣常的嫻雅:“便在人群外頭瞧上一眼,也算盡了本份。”

    落水可非小事,如果她們三個獨獨站在這里瞧熱鬧,似乎也顯得太冷漠了些。君不見那幾個庶女都已經帶著丫鬟過去了么?她們三人若是動也不動,只怕旁人又要說閑話。

    陳瀅對這些閑話自是不在乎的,不過,落水這種事,似乎也可以當作案件看待。

    此念一生,她便立時點頭道:“那就瞧瞧去吧。”

    于是,三個人便又步出游廊,去到了水邊。

    落水的乃是按察司副使劉家的姑娘,名叫劉霜。她原是與幾位相熟的姑娘坐船采蓮的,誰想那船行至水中央的時候,也不知哪里來了陣怪風,吹得那小舟團團轉,幾個人一時皆慌了,大呼小叫地一通亂叫,一個不慎,便把個劉霜給落了水。

    那掌舟的船娘倒是有心跳下去相救,只是彼時那船上還有好幾個東搖西晃的貴女,船娘若是舍舟下了船,只怕這一船的姑娘都得掉水里,無法之下,她只得將篙子伸出去,叫那劉霜抓住了,第一時間解了危局。

    興濟伯府準備得倒也很充分,有會水的健婦在岸邊尋視,見有貴女落水,那幾個健婦便皆跳入水中,沒多久就把劉霜給救上了岸。

    那劉霜委實喝了好幾口水,又是驚又是怕,上岸后便昏迷不醒,好容易被婆子們拍得咳出了水,她便又開始哭,那一身濕淋淋裙子粘在身上,她又哭得發鬢散亂、滿臉是淚,委實狼狽得緊。

    陳瀅她們趕到的時候,劉霜所乘的那條船已經落了岸,劉霜的丫頭青白著一張臉,跌跌撞撞跑了過來,當先便拿衣裳將劉霜給裹了起來。

    此刻縱然是盛夏,落了水再拍風也不是好事,這些姑娘們大多身體嬌弱,只怕回去后還要病上一場。

    出了這樣大的事,主家自是不可不管。

    郭冰很快便趕了過來,見劉霜軟倒在地,顯然已經挪不動路了,便立時回頭吩咐:“快去抬個春凳來,一會子把劉大姑娘抬去客院。”

    一旁的郭凝也緊跟著吩咐:“再叫人燒些姜湯,準備些干凈的澡巾子。”又道:“快去請劉夫人并母親過來。”

    丫鬟們各自領命而去,人群外便有一個身影,也悄悄地隨著仆從們退了下去。

    那是個看起來有些單弱的少女,穿著一身不起眼的豆青裙衫,樣貌平平,正是郭府庶出的三姑娘——郭凌。

    郭凌的離開,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所有人盡皆圍在劉霜身邊,連一縷多余的眼風都不曾落在她身上。

    她腳步迅疾地轉出游廊,走上了通往小花廳的石徑,一路皆微微垂著頭,兩手交攏于小腹之前,走得雖快,卻也謹慎規矩。

    因抄了條近路,她比那些下人們更早到達聽戲的小花廳,當她自偏門閃進去時,那些報信的仆婦還沒到。

    郭凌舉目看去,便瞧見了正在聽戲的嫡母程氏,程氏身旁坐著長公主,另有個穿著鵝黃褙子的少女,偎在長公主的一側,正在吃著果子。

    這少女,正是郭媛。

    郭媛的大丫鬟攜芳一早便瞧見了郭凌,便彎下了腰,附在郭媛身邊耳語了數句。

    郭媛頭都沒回,只揮了揮手。

    郭凌遠遠瞧見了,忙又退出了門外。

    不一時,攜芳便也跟了出來,見四下無人,便輕聲對郭凌道:“縣主方才說了,請姑娘去紫藤架下候著。”

    郭凌討好地朝她一笑,那笑容甚至有些卑微,低語道:“多謝姐姐,煩請姐姐轉告縣主,我馬上就去。”

    攜芳點了點頭,轉身自去了,郭凌探頭又往廳里看了一眼,方才提步前行,那瘦弱的身影在滿地陽光下晃了晃,很快消失不見。

    郭媛遠遠地看著她,唇角一撇,復又扭頭看向前頭的戲臺,只那心里卻是起起落落地,始終不得平靜。

    攜芳此時已經回來了,也沒說話,只輕輕向她點了點頭,示意話傳到了。

    郭媛又坐了片刻,終是耐不住,便轉向旁邊的長公主,嬌聲道:“母親,我想去外頭散散,腿坐得疼了。”

    永寧長公主伸手攬住她,柔聲語道:“我的兒,我就說叫你去外頭乘船去,那才是小姑娘們該玩兒的地方,你偏要跟過來聽戲,這會子可知道悶了罷。”
太子彩票计划群 镇原县| 开江县| 河西区| 吉林省| 屯昌县| 绩溪县| 渝北区| 玉龙| 宁远县| 抚顺县| 马关县| 云南省| 松原市| 波密县| 永春县| 余江县| 通城县| 承德市| 吉隆县| 同德县| 和顺县| 赤壁市| 郸城县| 横峰县| 万载县| 越西县| 华坪县| 大方县| 资中县| 金沙县| 始兴县| 壤塘县| 浪卡子县| 儋州市| 乡宁县| 深泽县| 梨树县| 吴桥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