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閣 > 出閨閣記 > 第053章 請賜金牌

第053章 請賜金牌

一秒記住【筆♂趣÷樂 m.ovntlaser.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啟稟陛下,臣女想請陛下賜一面金牌。”陳瀅站起身來,平靜地說道。

    因她低著頭,所以并不能瞧見元嘉帝的表情,然而,自御案后方投來的淡極近無的視線,她還是感應到了。

    “哦?”元嘉帝開了口,語聲平淡無波、不見情緒,“你想要一面金牌?卻不知是什么樣的金牌?又是何人要你討要的?”

    “回陛下,這是臣女自己想起來的,并無旁人的意思在內。若陛下允可,臣女有樣東西想請陛下過目。”陳瀅的回答清晰而沉靜,微微垂下的發髻上,唯有金釵隨語聲起伏。

    盯著她漆黑的發頂瞧了好一會兒,元嘉帝方淡淡地笑了笑,啟唇吐出了一個字:“好。”

    陳瀅便自袖中取出了早就備好的一張紙,雙手展平,高舉過頂,說道:“臣女想要的,就是一面這個樣子的金牌。”

    賀順安便侍立在元嘉帝的身后,視線的余光甫一觸及那頁紙,他的眼睛一下子就張得老大。

    那是個什么古怪玩意兒?

    如果不是元嘉帝就在前頭坐著,賀順安簡直恨不能去揉眼睛。

    那紙上畫著的東西,怎么那么怪啊。

    此時不只是他,便是元嘉帝也有些怔住了。

    他盯著那張紙瞧了半晌,驀地低低地笑了起來。

    “你要的所謂金牌,就是這個?”他指著陳瀅手上的那張紙問道,笑聲自話語間不斷溢出,竟發出了“吭哧”“吭哧”的聲音。

    如果陳瀅此刻抬頭,定能瞧見這位皇帝陛下忍俊不禁的表情。

    “是,陛下。”陳瀅肯定地道,又輕聲加了一句:“若是陛下能再降一道口諭,允許臣女往后便宜行事,臣女就圓滿了。”

    元嘉帝的笑聲變得響了些,一面笑他一面便站起了身,大步走到陳瀅面前,伸出龍手,親自撈起了那張紙,笑問:“這是你自個兒畫的?”

    陳瀅擺出了自認為最合宜的微笑表情,道:“臣女畫得不好,請陛下恕罪。”

    元嘉拿著紙看了一會,便又問:“這畫的是金牌正反兩面兒?”

    “是,陛下。”陳瀅再度肯定地道,上前一步,踮腳兒往前看住了那頁紙,伸手比劃了一下,介紹地道:“這個是正面,那個是反面。”

    元嘉帝點了點頭,打量著那紙上怪異的圖案,奇道:“這正面畫著的,怎么瞧著像是那鄉下老農抽的煙桿兒似的?”語畢,他便轉首去叫賀順安:“賀大伴,你也過來瞧瞧,朕怕瞧錯了。”

    賀順安依言上前,半躬著腰仔細盯著那紙瞧了半晌,復又垂首恭聲道:“陛下這眼力真是好,奴才瞧著這也是根煙桿兒。”

    元嘉帝便笑著看向了陳瀅:“三丫頭,你這金牌上為什么要畫個煙桿兒啊?可有什么典故?”

    首次開金口喚了一聲“三丫頭”,這便表明元嘉帝心情不錯。

    陳瀅心下微松,垂首道:“臣女年齒太幼,畫上這個煙桿兒是臣女的一點私心,只望著能借來那些積年老人家的智慧,看透世情、知曉人心。這于臣女往后要做的事,也是大有裨益的。”

    中規中矩的答案,不離格兒,也不出挑。

    元嘉帝“唔”了一聲,笑而不語,也不知是不是真的信了陳瀅的解釋。

    其實,陳瀅在那紙上畫的,并非煙桿兒,而是一枚現代的煙斗。

    那是“偵探先生”最珍愛的隨身之物。

    在長達五年的夢里,陳瀅接受著他的指引、跟隨著他的腳步,走完了他多姿多彩的一生。

    如今,這些記憶已經深深地刻進了她的腦海,成就了今天的她。

    她想要以此記念他。

    只是這樣一個簡單的愿望而已。

    又或者,她想要紀念的,并不只是這位偵探先生對她產生的深刻影響,而是真正的那個陳瀅。

    那個藏在她的靈魂深處,在前世被徹底遺忘與舍棄了的真正陳瀅,她希望,能夠借著這枚煙斗,牢牢記取。

    “臣女……向往外面的世界。”她忽然便開了口。

    那話語并非經腦海而來,而是打從心底里流瀉而出的。

    突如其來,卻又順理成章。

    與其說她是在陳述著她的想法,毋寧說,那是她在這短暫的瞬間,放縱了自己的心緒,以言抒志。

    “臣女知道,以臣女的身份,怕是很難實現去外頭走一走的愿望。”她繼續說道,任由那些情緒引領唇舌,吐露出了更多的言語:“這個煙桿兒,是臣女小時候隨母親去田莊玩耍時,偶爾見一個老人家用著的。那時臣女便很好奇,想知道這些日日種田的人家是如何生活的。那些販夫走卒、遠道而來的行商,那些寫在游記里的山水與人家……臣女對這一切,都很是好奇,也很是向往。”

    她停下話聲,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大殿里熏了龍涎香,沉穩而凝重的氣息隨夏風涌入鼻端,遏制住了她不斷發散的思緒。

    她向著元嘉帝的方向斂衽一禮,沉靜地道:“臣女自知,這個愿望很難達成,遂畫下了這根煙桿兒,也算是對幼時心愿的一個交代罷。”

    元嘉帝微有些訝然地看著她。

    一個人說的是真話還是虛詞,他自然是分辨得出的。很顯然,這位陳三姑娘此時所言,盡皆出自肺腑。

    這可當真少見,一個小姑娘居然敢向皇帝說心里話。

    難怪蕭太后說她“不曉得怕”。

    “原來如此。”元嘉帝點了點頭,神情間不自覺地變得溫和起來,語聲亦越發溫和:“你這孩子,倒是和別人不大一樣。”

    不知何故,這突兀而又怪異的坦誠態度,令他心情大好。

    他凝目看向手中的紙,唇角邊又添了一抹笑意,問道:“那你這‘神探’二字,又作何解?”

    他一面說話,一面便又將手點在了紙上。

    “回陛下,這個神探,就是探案如神的意思。”陳瀅說道,并沒有大言不慚的自覺,態度還極為誠懇。

    “探案如神?”元嘉帝臉上的笑越發止不住,幾乎就差大笑出聲了:“三丫頭自視可不低啊。”

    陳瀅沒說話,給他來了個默認。

    在夢里做了五年的偵探先生,擁有一位資深偵探的全部記憶,陳瀅覺得,“神探”二字,她還是當得起的。
太子彩票计划群 凤凰县| 开化县| 桐庐县| 宜黄县| 德惠市| 称多县| 剑河县| 佳木斯市| 朝阳区| 松潘县| 华宁县| 水富县| 军事| 崇义县| 安吉县| 辽阳县| 湘乡市| 阜城县| 格尔木市| 临沂市| 闽清县| 虞城县| 犍为县| 锡林郭勒盟| 阿鲁科尔沁旗| 镶黄旗| 黔南| 华宁县| 松阳县| 竹北市| 明溪县| 石柱| 讷河市| 宜宾县| 聂荣县| 台湾省| 海城市| 延边|